全国

热门城市 | 全国 北京 上海 广东

华北地区 |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东北地区 |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华东地区 |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华中地区 | 河南 湖北 湖南

西南地区 |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西北地区 |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华南地区 | 广东 广西 海南

  • 微 信
    高考

    关注高考网公众号

    (www_gaokao_com)
    了解更多高考资讯

  • 家长帮APP
    家长帮

    家长帮APP

    家庭教育家长帮

    iPhone Android

首页 > 高中作文 > 阅读材料 > 阅读资料:何妨把高考作文看作“命题小品”

阅读资料:何妨把高考作文看作“命题小品”

2009-09-02 09:52:23高考网

  阅读资料:何妨把高考作文看作“命题小品”

  每年高考作文都能引发诸多话题。今年重庆高考作文题《我与故事》同样引来议论纷纷。据媒体报道,重庆考生作文里涌现出太多“悲情故事”,“不是父母离异,就是父母双亡”。一些参与作文评卷的老师总结出阅卷中遇到的四大模式作文:“流水账”型、“悲惨遭遇”型、“故事+总结”型、“地震+雪灾+奥运”型。其中尤以“悲惨遭遇”型居多。有老师感叹:作文编造痕迹太明显,考生的假悲情难博得阅卷老师的同情分。

  其实作文编造早已算不上新闻。记得11年前,全国高考作文题目是《坚韧——我追求的性格/战胜脆弱》,当时就有媒体报道,某省一本30份的卷子中竟有十多人举同样的例子:高考临近,父亲或者母亲或者自己最亲的人突然去世,给自己带来了致命的打击。有的考区竟有高达20%的考生“制造”了父母双亡、离异或自己有残疾而又奋斗不息的“事实”。

  专家学者也曾就此现象分析原因,如考题误导,学生生活单调,高考作文高功利性等等。也曾有人开出方子,诸如要写亲身经历,要善于发现生活细节之中的“真情”等等。但十多年过去,学生作文中的“编造”现象并未有所收敛。什么样的“真情实感”才算“真情实感”?“真情实感”到底应该是谁的“真情实感”?

  能不能写别人的“真情实感”

  我们能不能换一种思维,是否可以把高考作文看成是电影、戏剧学院招生考试的必考项目——命题小品?能不能把高考作文看成一种“表演”,一种写作能力的表演?戏剧院校招生有时会是“重逢”、“产房”等命题小品。招生老师的评价往往是表演真实、动人。我们有谁会质疑他们当真“重逢”过,或有过在“产房”的经历?那么,为什么在我们的高考作文阅卷现场,老师要质疑考生父母到底是不是双亡,自己是不是双腿残疾呢?

  能不能把高考作文比作“命题小品”,这牵涉到高考作文的本质是什么,到底应该考什么。以上海2009年《考试说明》中有关作文的要求为例,具体如下——

  能写记叙文、议论文、说明文和常用的应用文。

  选材立意要求准确把握题意;思想健康、感情真实,力求有新意;选材恰当、内容充实、主旨明确。

  结构布局要求结构完整、严谨;层次分明,条理清晰。

  语言表达要求书写规范,正确使用标点符号;能综合运用多种表达方式;语言通顺、准确、生动、得体。

  这里的3条要求都是对考生写作能力的要求,那么,它与艺术院校考查命题小品所考查的表演能力有区别吗?如果没有区别,我们是不是可以据此推论,高考作文重在考查考生的写作能力,而不必去管他所写的生活是否亲身经历。那么,我们也就没有必要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追求所谓的“真实”,乃至于探求考生是否真的“父母不是死了就是离婚”了。

  《考试说明》说得很明白,它只要求“感情真实”。只要考生写的“像真的一样”,“活灵活现”地把“人物”真实的体验、感受、情怀表达出来,并且符合题目的要求(如同“命题小品”所要求的情境),那就应该是好文章。

  如果我们把情感的真实与经历的真实分开,那么,我们作文教学的视野就可以得到有效拓展,我们作文教学的着力点就可以有更多选择。我们可以不仅指导学生观察、体验自己的生活,还可以观察、体验别人包括陌生人的生活,去揣摩别人的情感,体会别人情感的深度、烈度以及表达方式,然后学会用贴切的语言表达出来。这或许比一味要求学生写自己更有意义。因为,每个人的生活无论多么丰富,相对来说都是单调的,更何况如今这些“两点一线”的独生子女们。

  要不要教学生“编造”

  如此看来,我们有必要对高考作文的本质做些理性思考。这个问题解决了,作文教学、作文评价中的诸多问题也就随之解决了。

  回过头来,我们再看今年重庆的高考作文,题目是《我与故事》,要求是“生活有很多故事,你可能是故事的参与者,也可能是故事的聆听者,也可能是故事的评论者。要求800字,立意自定,不得抄袭,不得造作”。既然“你可能是故事的参与者,也可能是故事的聆听者,也可能是故事的评论者”,那么,为什么不可以写别人的“悲情故事”,并且主人公是第一人称“我”?我们阅卷老师应该将关注点放在学生的作文细节是否真实,情感体验是否细腻、真切上,而不能一看到写“悲情故事”,就觉得虚假、不真实,从而反感,“难博得阅卷老师的同情分”。

  我觉得“父母不是死了就是离婚,然后讲述自己多么坚强……这类悲情故事特别多”,根本不是什么毛病,问题是“编造痕迹太明显”,也正是我们作文教学需要解决的问题。“痕迹太明显”,说明我们的教学不到位。为什么会不到位?这跟我们的训练不足有关。训练为什么会不足?因为我们老师觉得不应该教学生“编造”,应该教他们写“真实”嘛!即使教也是偷偷摸摸,理不直气不壮的,是属于私下里为应试、为“博得阅卷老师的同情分”而采取的应急行为。

  可见,问题还在于我们的教学,在于我们作文教学、作文考查的理念不清。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不挑开来,不对“真实”、“真情实感”给以清楚的界定,类似重庆高考出现的现象今后一定还会出现。我个人认为,高考作文应该也是写作能力的一次表演,只要考生能够有能力表现出“真情实感”就可以。

[标签:作文 高考 阅读]

分享:

高考院校库(挑大学·选专业,一步到位!)

高考院校库(挑大学·选专业,一步到位!)

高校分数线

专业分数线

高考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