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热门城市 | 全国 北京 上海 广东

华北地区 |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东北地区 |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华东地区 |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华中地区 | 河南 湖北 湖南

西南地区 |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西北地区 |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华南地区 | 广东 广西 海南

  • 微 信
    高考

    关注高考网公众号

    (www_gaokao_com)
    了解更多高考资讯

  • 家长帮APP
    家长帮

    家长帮APP

    家庭教育家长帮

    iPhone Android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高考总复习 > 高考知识点 > 高考地理知识点 > 台湾“莫拉克”台风灾难幸存者逃亡记

台湾“莫拉克”台风灾难幸存者逃亡记

来源:本站原创 2009-09-02 15:20:32

[标签:台湾 台风]

  8 月9 日早上6 点09 分发生的那一幕,小林村原住民姚茂雄永生难忘。那一刻,他正在带领村民逃亡,“走在最后面的我突然听到身后那座海拔1000 多米的献肚山发出一声巨响,然后它下面那两座小山坡也跟着‘嘭嘭’两声。我们回头一看,那三个山头崩塌了,随之而来的泥石流冲向了我们身后200 多米远的第10 邻到第18 邻。那些房子就好像是纸做的一样,被泥石流撕得粉碎,直到被掩埋。”

  “我永远记得那一刻,2009 年8 月9 日早上6 点09 分。”电话那头,小林村原住民、53 岁的姚茂雄声音哽咽、无比悲伤。8 月20 日,姚茂雄一家六口人已经和两百多名小林村幸存者一起,被转移到高雄县甲仙乡龙凤寺。

  姚茂雄所言的那个时刻,小林村遭遇了灭村浩劫。姚茂雄和四十名乡亲那时已在逃亡的路上。

  突然间,“嘭!嘭!嘭!”一声巨响、两声小响在姚茂林身后响起。小林村后那座当地人称为“献肚”的山峰,像丢了原子弹一样,迅速崩塌。落石随后击中了前面的两座小山坡,顷刻间,泥石流向小林村冲了过去。

  就这样,8 月9 日,位于高雄县甲仙乡由楠梓仙溪形成的一个狭长河谷里的小林村,以最悲剧的方式为世人所知,小林村200 间左右的房舍、464 名村民的生命被泥石流吞噬。

  台湾“水利署”提供的空中俯拍图中,“八八水灾”之前的小林村村庄周围山峦翠绿,村上有一条最繁华的“忠义街”。但水灾过后,后山那片原本秀丽的山峦,如今已崩裂了一大块,光秃秃的。崩塌而下的土石,让整个村庄变成了一片烂泥石堆,仅存的两间孤零零的民宅,原本在村子的地势最高处,如今却变成了溪边孤屋。

  台风登陆

  仅存的两间民宅中,一间是姚茂雄的母亲家。正是这间房子救了他们一家和一些村民的命。

  8 年前,41岁的林丽玉从福建福州嫁给了小林村村民姚茂雄。两个人靠着自家的水蜜桃园、芭乐园过着自给自足的田园生活。

  8 月7 日,小林村的天空开始阴霾,大雨倾盆而至。对于靠天吃饭的农民姚茂雄、林丽玉夫妇来说,这是一场及时雨。和小林村的其他村民一样,几天前他们还在抗旱,见到暴雨,他们还想:终于有机会让自家的果园解解旱了。

  然而,这场雨和平日里高雄县山区午后常来的那种雷阵雨不同,它丝毫没有减缓的架势,而且风也越刮越大。土生土长的小林村人姚茂雄坐不住了,他想去村子后山上的果园瞧瞧。他了解这天气,这是台风来临的前兆。

  同一天,当地政府宣布各县市机关休假一天,学校停课一日,桃园机场大部分航班开始停飞。

  驱车前往山上果园的姚茂雄则越开越害怕,这场雨也太厉害了,路边到处是被狂风暴雨折断的树木残骸,路越来越难走。风雨中,小汽车就好像大海中的一叶扁舟,飘摇不定。半路上,由于公路被连根拔起的大树挡住了,姚茂雄只能下车,冒雨走了一个多小时才上了山。

  抬头看看乌云密布的天空,看着远处湍急的溪水,姚茂雄开始担心:村子会不会再次被洪水袭击?姚茂雄还记得,在去年的“卡玫基”台风袭击中,大水夹着土石就曾经冲进村里,甲仙大桥也断裂了。姚茂雄开始惴惴不安,他顾不得自己的水蜜桃园,匆匆下山,开车返回了村子。

  虽然外面风雨交加,但是这一夜却是姚、林夫妇二人近日来,唯一睡好觉的一夜。就在这一夜11 时45 分,强台风“莫拉克”在台湾东海岸中段的花莲以每秒40 米的速度正式登陆。

  逃亡

  8 月8 日中午,下了一天的暴雨略有缓和,姚茂雄告别妻子,去一个朋友家帮助修理被台风损坏的屋顶。姚茂雄和几个朋友一边修理,一边猜测,这场台风说不定不会像去年7月的“卡玫基”,说不定连水灾都不会发生。

  但是到了下午2 点,天气急转直下,风雨突然变大了。在小林村靠近公路的地方,有一条水沟被泥土石块塞住了,里面的水有一半流进了楠梓仙溪,还有一部分开始涌入小林村,从 8 邻一直淹到14 邻。(注:小林村分有小林地区和五里埔地区,被泥石流掩埋的是地势更低的小林地区,行政区属于第9 邻到第18 邻。)

  由于担心房子长时间被水浸泡而导致倒塌,当天下午,小林村村长带领姚茂雄和乡亲们,一起动手疏通堵塞的水沟,并且在村口把流向村子的水流死死的堵住。后来,村子里面的水势渐渐缓和下来,大家长吁了一口气。

  但事情并未如村民们期望的那样。8 日晚上7点钟,姚茂雄和村民们的努力还是败给了台风带来的暴雨,溪水开始涌入村庄。

  在家里焦急等待的林丽玉发现,洪水已经灌入了自己的房子。起初是到脚踝,随后没过了小腿;当水有齐腰深的时候,林丽玉只能逃到二楼。

  9 日凌晨1点40 分,恐慌的林丽玉开始拨打电话,向台湾的119 求助。对方说让她等等,等他们联系救援队。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家里的水势也是起起落落。到了凌晨3 点左右,林丽玉等来了在外面巡查的丈夫,姚茂雄回来了。他告诉妻子,自己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今天的水灾很恐怖,漆黑的夜中仿佛有着吃人的野兽,他们要离开这里。

  “小丽,趁着现在水还不深,你快逃吧,起码逃到婆婆那边。她家有三层,地势也高一些,水也许淹不到。我再去叫邻居们都转移过去,你快走,晚了就出不去了。”

  但是,当林丽玉想要推门逃走的时候,她突然发现,一楼的门窗被洪水和泥沙封死了,根本打不开。无奈,她只好从二楼的窗子纵身跳了出去,黑暗之中,身上被划了数条伤痕。

  而另一边,姚茂雄冒雨挨家挨户地敲邻居的门,喊他们撤到自己母亲家的三层小楼。虽然母亲家离自己家只有250 米的距离,但是地势较高,安全系数更好。

  灾难过后,在媒体上广为传播的、整个小林村唯一幸存的两间民宅之一,就是姚茂雄他们最初的避难点:他的母亲家。

  8 月8 日是台湾的父亲节,遵循习俗,小林村里有很多年轻人特意赶回村,给父亲过节。当时姚茂雄半夜去敲邻居们的门,让大家撤离,却并不顺利。村民有的说天黑没有路灯不敢跑,就继续睡了。还有邻居说,“不用怕,第二天水就会退了。”“另外一户,家里的大人都不在,只有老人和孙子在家,跑不动。”

  但是姚茂林没有放弃。直到8 月9日早上6 点,他已经帮助30 多人撤到了自己的母亲家。

  灭村

  就在姚茂雄转移最后几个村民的时候,8 月9 日凌晨6 点09 分,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走在最后面的我突然听到身后那座海拔1000 多米的献肚山发出一声巨响,然后它下面那两座小山坡也跟着‘嘭嘭’两声。我们回头一看,那三个山头崩塌了,随之而来的泥石流冲向了我们身后200 多米远的第10 邻到第18 邻。那些房子就好像是纸做的一样,被泥石流撕得粉碎,直到被掩埋。”“本来那个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但是一瞬间整个天地一片漆黑,上面是乌云,下面是洪水。当时我们刚好跑到半路上,大家都觉得肯定要完蛋了,肯定逃不过了。那几秒钟,我觉得时间静止了一样,手脚都吓得软了,不知道该做什么。”

  最先冷静下来的还是姚茂雄。他发现垮塌的献肚山不但掩埋了村子,还堵住了楠梓仙溪的溪口。因为这条溪水地处两座山之间,暴雨和堵塞让这里形成了恐怖的堰塞湖,而且随时有溃堤的危险。姚茂雄来不及说太多,只是告诉大家堰塞湖危险,不往高处跑,就没命了。

  在母亲家和妻子及逃出的村民汇合后,41 个幸存者开始没命的往山上跑。暴雨敲打香蕉叶的声音,和着孩子们的哭声,大人间的互相鼓气,然后就是一声巨响,洪水溃堤。

  幸运的是,从形成堰塞湖到溃堤,老天给了姚茂雄这些幸存者宝贵的40 分钟。正是用这关键的40 分钟,一行人才逃到一个几百公尺那么高的小山丘上。经历了泥石流之后的小林村,则又再度遭受洪水的冲洗,仅存的第9 邻也消失在茫茫洪水和泥石流混合的泽国之中。在这座救命的小山坡上,环顾四周,姚茂雄惊恐地发现:左边的山坡在塌方,右边山洪爆发,后面是追赶大家的泥石流,前方是溃烂的大堤,身边则是一张张绝望的脸孔。“那时候,我们只有祈求老天保佑。”

  “我们后来跑到了山上,开始拼命地求救,用仅有的几部手机疯狂地打119、110,找电视台、报社,但始终没有回应。那些人不相信我们说的话,没人相信小林村就这样完蛋了。后来他们表示确实听说小林村灭村了,但是没有幸存者啊。听到这些话,我们41 个小林村幸存者开始抱头痛哭。在山上30 多个小时,我们几乎没有一丝希望,这比死亡更可怕!”

  惊慌失措中,暂时逃脱了泥石流和洪水威胁的村民才发现,他们几乎没有带任何随身物品,有的人甚至连鞋子、衣服都没来得及穿上就跑了出来。幸运的是,他们在路上找到一只救命的母鸡。“我们用山顶工棚里的炊具煮熟了鸡,40 多个人靠这只鸡和雨水挺过了最初的饥饿。后来,为了填饱肚子,我们又摘了一些路边的没熟的青香蕉,放到锅里煮了吃。虽然很难吃,但正是靠着这些,我们才挨到了救援人员赶来的那一刻。”

  8 月10 日,第一批台军直升机飞临小林村,姚茂雄他们41人分6 批被救出。救援

  8 月11 日,在小林村与外界隔绝两天后,大批台湾救援人员终于从地面进入现场。前往小林村的道路桥梁已经断绝,一路90 度的泥泞陡坡,落差达数百米,走在15 厘米宽的小径,一不小心就会滚下山谷。参与过“9·21”大地震救灾的救援人员说,道路挤压、破坏状况比“9·21”还严重。

  小林村位于甲仙乡东北10 公里处,西以阿里山山脉与台南县南化乡为界,东以玉山山脉与高县桃源乡为邻。由于交通不便,难于开发,小林村是1945年日本战败撤出之后才被命名的。村庄通往外界的主要通道是一条长约25公里的公路,起自甲仙,经关山、小林至那玛夏乡民族村。村内设籍的户数有395 户、1313 人。人口结构以年长者居多,村民多以种植农作物为主。

  根据史料记载,小林村所处的甲仙乡曾是南台湾汉人开垦最东边的“边疆”,最早有移民垦荒是在乾隆元年,当时人们称在当地居住的少数民族平埔族人为“傀儡仙”,后因谐音转化称之为“甲仙”,这也是该地名的由来。而小林村的所在,曾经是甲仙地区平埔族人举行神秘的“平埔夜祭”之地。可惜的是,在人们还没有真正揭开平埔人的千年宝藏之时,小林村就已经被这场从未遇到的天灾粗暴地彻底抹杀了。

  负责救援的高雄县消防局第三大队大队长苏定国在接受《外滩画报》的专访时表示:“如今的小林村仍然非常危险。因为这个季节的台湾山区午后经常有阵雨,每下一次雨,溪水都会暴涨。如今小林村后的高山含水量已经饱和,土石随时都有可能随着雨水从山上冲刷下来。”

  灾难发生后,苏定国他们已经连着好多天没有休息了。但他仍表示:“只要你到了小林村,你就知道,那里太惨了,容不得我们休息片刻。”现在,苏定国他们仍然在小林村附近山头搜寻幸存者,“但是大部分失踪的村民可能都不幸遇难了,我们已经在地下和楠梓仙溪中陆陆续续搜索到一些遇难者遗体。”

  据苏定国介绍,如今的高雄县,除了三民、桃园乡,甲仙、六龟、茂林等地的交通都已经打通。“高雄县政府目前已经在计划灾区重建。”

  哀悼

  相对于那些被活埋在2 层楼高泥石流下的小林难民们,成功获救的姚茂雄、林丽玉一家六口无比幸运。但是林丽玉仍然声音哽咽,为一家人的未来忧心忡忡,“在这场灾难中,虽然没有亲人死伤,但是为了逃命,家里贵重物品什么都没有带走,连雨衣拖鞋都来不及穿。我们家损失了一部42 万台币的货车,一部68 万台币的小轿车,现金8 万,黄金3 两,玉镯两个,两台准备回大陆探亲送人的新手机,两万多。电视两台,冰箱三台。还有我们的果园。”

  8 月22 日,台湾“八八水灾”过后第14 天。按照当地习俗,这天是小林村罹难村民的二七法会。当天上午,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再次来到小林村,参加当地村民的二七超度法会。

  小林村滩涂旁,幸存的小林村民、从外地赶赴家乡的亲朋好友,数百人跪在断裂的路面上,不断呼喊着亲人的魂灵。400 多个牌位前,金纸的灰烬带着白烟轻轻飘散,却带不走小林村民的伤痛。

  台风“莫拉克”引发的“八八水灾”,重创台湾南部。台湾灾害应变中心21日上午公布的伤亡统计显示,不包括几近灭村的高雄县甲仙乡小林村与六龟乡新开部落,目前全台已有153 人死亡、464 人失踪、45 人受伤。此外,小林村474 人被埋,新开部落32 人被埋。为悼念遇难者,台湾“行政院”决定,从8 月22 日至24 日的3 天里,全台湾降半旗致哀。

收藏

相关推荐

高考院校库(挑大学·选专业,一步到位!)

高校分数线

专业分数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