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热门城市 | 全国 北京 上海 广东

华北地区 |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东北地区 |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华东地区 |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华中地区 | 河南 湖北 湖南

西南地区 |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西北地区 |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华南地区 | 广东 广西 海南

  • 微 信
    高考

    关注高考帮公众号

    (www_gaokao_com)
    了解更多高考资讯

  • 同学帮APP
    同学帮

    同学帮APP

    中学生考试升学必备

    iPhone Android

    高考

    面包校园APP

    大学生必备APP

    iPhone Android

首页 > 高中频道 > 示范高中资讯 > 专家称高考录取综合素质评价对农村考生不公
试题

资讯

试题

专家称高考录取综合素质评价对农村考生不公

2009-09-03央视《新闻1+1》

  2009年9月2日央视《新闻1+1》播出《综合素质评价,别只是看上去很美》,以下是节目实录:

  演播室主持人(董倩):

  欢迎收看今天的《新闻1+1》。

  按照分数的高低录取学生,这是我们常识中的高校录取考生的一种做法,但是山东临沂的师范学院最近却改变了这种做法,结果是高考分数高的这些学生有的却被淘汰了。面对这种做法,这种尝试,质疑的声音也出现了。

  (播放短片)

  解说:

  12名已经被提档的高考生,由于综合素质评价低被退档了,尽管他们的高考分数比很多被录取的学生还要高。这就是几天来,不少人关注的一个热点新闻。在关注的同时,很多人也将目光投向了发生此事的所在地——山东临沂师范学院中文系。

  王耀辉(临沂师范学院教授):

  综合素质评价我们有四个项目,第一就是中学语文会考成绩。第二就是素质教育有个选修模块,语文类课程我们要看比例和选修课语文类成绩,应达到相应的分数。第三个就是中学给出的综合素质评价结论性的意见,优秀还是良好,我们要求至少是良好以上。还有就是这次的高考语文成绩,语文成绩必须达到100分,就是这四项,我们把这四项综合起来,形成一个量化的体系。

  解说:

  在这四项指标里,有三项是实打实的成绩,还有一项中学评价,指的是班主任或学校对考生做出的综合素质的评价。

  我们在山东省教育厅的网站上下载了这张中学学生素养评价表,从这张表格上,我们可以看到学生素养共包括六大要素,分别是道德品质、公民素养、学习态度与能力、交流与合作能力、运动与健康、审美与表现,最终评价等级分为优秀、良好、合格、不合格,此外还有班主任评语,公众的担心也恰恰体现在这个主观的评价上。

  王耀辉:

  从我们今年审阅的这些综合素质表来看,确实也有不太规范的情况。

  解说:

  类似的情况在新华社记者的采访中,也得到了证实。山东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招考人员说,有的高中学校所做的学生综合素质评价报告,明显缺乏严肃性,如有的学生某些评价项目六学期全A,有的六学期全B,有些学生报告里拼凑虚假的痕迹明显存在。

  临沂师范学院的招生改革,无疑让高中阶段的评价重要性上升,但是这种主观的评价能否经得住考研,又能否做到真正的公平,依然存在疑问。

  主持人:

  好,今天我们演播室请到的是首都师范大学的劳凯声教授。劳教授我们看,临沂师范学院的这种做法就是用1:1.2这样的比例,把合乎标准的分数线够了的这些学生先招到学校里面去,但是接下来的排名就不是再按照分数了,而是按照他自己所列出的一个叫做综合素质考评,于是高分的学生反而被刷下去了,您怎么看这种做法?您认可吗?

  劳凯声(首都师范大学教授):

  实际上临沂师范学院的这个做法并不是他们的独创,我们过去高考制度曾经有过这样一种做法。一般来说,一所学校在录取学生的时候,招生部门也是按1:1.2的比例向高校投档,然后在1.2的范围里头,高等学校有自主录取的这样一种权利,高等学校就可以根据其他方面的条件,因为我们录取一个高等学校的学生,他是按照德智体各个方面综合考察,最后来录取的。所以这种办法应该说是一个老办法,但是为什么现在反而看起来像是一种新的做法。

  主持人:

  您觉得是为什么?

  劳凯声:

  就是因为后来逐步的考试的比例越来越大了,也就是说考试的成绩最后成为唯一的录取标准,而其他方面的条件反而成为次要的,甚至不成为录取的标准。现在又重新回过头来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就会引起很大的争议。

  主持人:

  很有意思的一个现象,按说我们提素质教育提了很多年了,这一次山东临沂师范学院能够这么做,也是顺应素质教育的一种做法,按说应该得到更多人的理解,但是我们今天看到,更多的舆论似乎都是在质疑它,甚至是在反对它,您怎么看待这种舆论的倾向?

  劳凯声:

  我想这是很自然的,就是说我们在衡量一个人的时候,它会有很多不同的标准,有一些标准我们可以量化,比方说我们对于某一门课他掌握的程度,对于这门课所要求的知识和技能,他能够掌握多少,这是我们可以衡量的,也就是我们现在几门课的考试成绩。

  也有一些,比如说身体的体能,在一定程度上,我们可能可以通过量化的方式来把它表征出来,也有一些能力,比方说组织能力、社交能力、沟通能力、创造能力等等,这些能力是一个个人服务社会,实现自我价值非常重要的一些能力,你不能说我只有死记硬背的知识,而不具备这些能力,恐怕他将来很难在这个社会上立足。但是这样一些能力,往往它不是能够通过一个分数,通过一个量化的标准把它体现出来,所以这就成了一个很大的困难。

  主持人:

  我们再听听另外一位教育学者的看法,我们来连线上海交通大学的教授熊丙奇先生,熊教授您好。

  熊丙奇(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你好。

  主持人:

  山东临沂师范学院这种做法,实际上是把对学生的评价,很重要的这么一个决定,是不是录取他的这种机制,放到了高中时期的评语上,您怎么看待这种做法?

  熊丙奇:

  刚才劳教授已经讲到了,它这个学院的做法并不是最新的做法,为什么会变成今天引起大家的关注,我们可以看到以前这种1:1.2投档的比例变化的一个过程。最初的时候,1:1.2,它是学校在执行过程之中,学校在操作的时候是学校有自主权的,后来由于它的标准不是特别清晰,因此就被社会指责这其中有潜规则。

  后来随着学校应对社会的质疑,就推出了两项做法:一个就是在高考之前,实际上就是事先确定学生是不是优秀生或者优惠生,给优秀生和优惠生适当的一个录取的优惠照顾,比如说达到投档线之后加20分,或者加10分,或者加5分排序,但是这样一个做法后来又被认为是有权势交易。因此随着这样一个不断的质疑,学校在操作1:1.2这样一个投档比例的时候,就越来越不敢再加上其他的因素来考察,而完全实行从高到低分数这样的录取。

  2007年的时候,复旦大学就率先提出取消校内的优惠加分,也就是说取消优惠生和优秀生。

  主持人:

  熊教授我打断您一下,刚才我们说到山东临沂师范学院这种方式,它把这个考核很大程度上交给了高中,它以高中的评语来考核一个学生,但问题是高中的评价是不是可靠,另外班主任的评语是不是就是准确无误呢,因为如果这个做不到的话,对孩子来说可是影响他一辈子的一个事情。

  熊丙奇:

  对。为什么说有这么大的质疑,刚才我们有这个演进过程,发现高校对学生的评价是靠不住的,因此大家有质疑。现在把高校评价学生的权利,转移到由高中来评价学生的综合素质,实际上同样靠不住的因素也存在。因此大家认为,如果在这种情况下,来对学生进行综合素质的评价,它的公平性如何,它的公信力如何,因此这个问题如果没有解决的话,那么这个质疑肯定是不会消除的。

  主持人:

  好的,谢谢熊教授,稍候我们会继续连线您。

  劳教授,刚才我们也问到熊教授,关于怎么让班主任老师的评价更客观。因为临沂师范学院的同志本身也说了,他这里面有一些不规范的东西,但问题是怎么能够做到最大程度上的公平、客观?

  劳凯声:

  我想这确实是一个问题,也是最近几年,高等学校考试录取逐步的走偏,走向只侧重考试成绩,而忽略了其他方面的考察,我想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我觉得既然是综合评价,它应该有足够多的方面和足够多的信息,来提供给一个评价者,让他可以全面地来衡量一个学生他实际的水平怎么样。如果说我们现在只是通过一个方面,比方说我们只通过这个学生所在的高中的班主任老师他填的一张表格,那么这张表格的片面性是不言而喻的,它只是一个人的观点。

  主持人:

  我们再看一下这个学校它是怎么进行考核的,它说要看几个成绩,高考的语文成绩、会考的语文成绩、修读的语文成绩,这些成绩要看,这是硬的,还有中学的评价,评价里面还有六大因素,我们看有道德品质、公民素养、学习态度与能力、交流与合作能力、运动健康、审美表现,您觉得细化到这些了,能不能考核出这个学生的素质来?

  劳凯声:

  的确是一些大的方面,就是这些大的方面,我们还要把它分解成可以比较,可以量化的要素。

  主持人:

  比如说。

  劳凯声:

  比如说一个人的道德水平,这种道德水平它会表现在很多方面,个人的行为方面,社会的公益的意识方面等等。我知道在国外,很多国家在录取一个学生的时候,它会考察他的这样一些方面的情况怎么样,比方说他做社会公益方面的工作做得怎么样,他需要出示这方面的证明;他做社会工作,比方说我是某一个组织的一个领袖,是这个教堂的某一个合唱队的声部长等等,这样表明他做社会工作的这样一种才能。

  所以我想这样一些东西能不能来比较,关键是看它是不是获得了客观的信息,如果能够获得客观的信息,应该说他还是可以比较的。

  主持人:

  应该说高考是保证一个社会公平的底线,那么我们今天关注高考的严肃性还有公平性,高考的任何的纤毫变动,都会受到整个社会的关注。那么人们在关注录取学生标准的同时也有其他的担心,我们的节目稍候回来再说。

  主持人:

  采用综合素质考核这样的一种方法来决定是否录取一个学生进入到大学,人们还有一个很深的担心,就是是否会出现城乡差距而造成的在录取学生时候的一些标准的不同。

  (播放短片)

  解说:

  高分退档的背后,谁来保证公平。公平,成为不少媒体评论此次山东临沂退档事件的关键词。一种普遍的担心就是,作为录取依据的综合素质评价会不会将一批农村学子挡在校园之外。

  12名被退档的学生,究竟是因为哪一项综合素质评价被退档?他们是否像一些媒体猜测的一样,来自基础教育并不发达的农村,我们带着这样的疑问,向临沂师范学院招生办求证,但负责人表示,根据相关规定,他们不能透露学生的个人信息。

  事实上,人们的这种担忧是有现实依据的,因为招生中引入综合素质评价,已经被很多人认为城市考生受益更多,推进迅速的自主招生就是一个例证。

  这是吉林大学在今年1月份公布的2009年自主招生实施办法,其招生对象与条件之一是:具有文学外语方面的特殊才能,高中阶段获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前20名),或全国创新作文大赛优胜奖(前20名)等,或出版独立创作的文学作品,且高中阶段学习成绩一贯优秀者。这样的要求对于一些生活环境、教育环境相对于落后的农村生源而言很难达到。而吉林大学的录取结果似乎也印证了这种现实。我们专门登录吉林大学网站进行查阅,发现在吉林大学之后公布的自主招生名单上,31名入围者大多来自各大中城市的重点高中。

  值得注意的是,截止今年,我国共有76所高校作为自主选拔录取的试点院校,且大多为国内名校,而作为一般本科的临沂师范学院只是山东省仅有的两所试点院校之一,未来高校的招生制度改革无疑还会进一步扩大,如何在招生改革的过程中兼顾对农村学生的公平,已经成为一个不容忽略的问题。

  主持人:

  劳教授,今天我们努力了一天,试图能够得到这12名被退档学生的信息,但是我们没有得到,于是也就不能给公众解除这些方面的疑虑。根据您在教育方面的观察和研究,当大学自主招生的时候,是不是会出现这种现象,就是城市学生受益的要远远多于农村学生的受益?

  劳凯声:

  我想这是可能的。也就是说,如果他在做对学生进行综合考察的时候,他如果侧重的是城市文化的取向,比方说他更多的测试的题、测试的范围是以城市文化为主,那么这时候对于农村出生的学生来说,显然是不利的。

  主持人:

  您看临沂师范学院,实际上它的六项考核标准里面有两项,比如说审美与表现,运动与健康,这跟农村的考生似乎就不搭边。

  劳凯声:

  对,因为实际上现在很多城市的家庭对自己的孩子是下了很大的工夫的,比方说带着他们去做艺术、体育方面的(培训),参加一些特长班,所以我想综合素质不等于特长,如果综合素质就等于特长,那么显然城市考生比农村考生来说,在这点上,他的起点要高得多,对于农村考生来说,显然是非常不公平的。

  主持人:

  我们不妨看看温家宝总理说的一段话,他说过去我们上大学的时候,班里农村的孩子几乎占到了80%,这是绝对的优势,甚至还要高,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农村学生的比重下降了。这是我常想的一件事情。这是温总理说的一句话。

  我们再看一个数字,这是中国农业大学做一个例子,在1999到2001年的3年间,农大的农村新生比例在39%左右,但是从2002年开始,农村新生的比例就连年下降,到2007年仅为31.2%。这是农业大学,我们才看到30%多一点的农村考生。

  劳凯声: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有关社会公平的指标。也就是说如果在大学的生源当中,农村和城市学生的比例失调的话,就证明我们现在录取学生的时候,有一个很大的公平性的问题。

  主持人:

  接下来我们再连线熊丙奇教授,熊教授您好。

  熊丙奇:

  你好。

  主持人:

  刚才我们说到怎么保证农村学生的利益不要受损。因为我们知道现在农村的教育资源相比于城市来说就是薄弱,说到素质教育的时候,可能农村学生根本就不沾边,现在又要用一种综合素质考核的方式,去考核这些农村学生,他们不是会很吃亏吗?

  熊丙奇:

  对。实际上农村孩子在高考制度下的一种不公平的现象,这几年在加剧。刚才你讲的农业大学农村生源的比例是30%多一点,实际上有统计,在一些重点大学里面,农村生源的比例在20%左右。如果说我们实行综合素质评价,而且在综合素质评价过程中,不是特别的关注农村考生他的教育环境、生活环境和文化环境的话,出的一些题目更加倾向于考察城市的重点中学的学生,比如他的阅历,他的沟通能力,他的英语还有表达等等,这样的话,农村孩子可能会在这种综合评价中进一步吃亏,农村孩子在重点大学中的比例会进一步下降。

  主持人:

  熊教授我想听听您的看法,如果又能够保证这种重点大学的自主招生,又能够保证农村学生占有相当比例的话,有什么做法吗?

  熊丙奇:

  我觉得有几个可行的途径,一个就是我们应该规定农村生源在学校中的比例,这个是可以做得到的。我们曾经涉及过,应该规定重点大学在所有的生源之中,农村生源达到30%以上,因为目前的生源基本上就在30%以下,我们可以规定这样的一个生源比例。以前教育部也曾经规定过重点大学当地的生源比例不能超过30%,那么我们另外的规定就是一定要达到30%以上,这是我觉得可以做得到的。

  第二点,我们觉得大学它实际上在对学生进行这样一个招生评价的时候,应该坚持一个教育标准,也就是说对农村孩子的自主招生和综合评价,它实际上可以采取另外两个方式,一个是不进行面试评价。实际上在国外大学招生的时候也不进行面试评价的,它就是根据学生的考试成绩,比如说中学的表现,它就可以录取,这样就是表征了它的公正性,而且综合素质评价可能还牵涉到,比如说如果是面试的话,牵涉到学生的一个面试成绩问题。再一个,在出题的时候,他也应该综合考虑到学生的公平性,就是说在整个出题过程中,应该有更多的老师来综合考虑,那么在综合评价过程中,他执行的时候,就会更加注重农村学生的一个利益。

  主持人:

  好的,谢谢熊教授的建议,刚才您也说到了,不能用城市的标准、素质的标准去考核农村的学生,其实刚才熊教授也说到了这一点,是不是能够用一种,比如说一个是限制农村学生的比例,再一个就是专门面对他们,高校提出来一种我的自主招生的农村的农村版,你觉得可以吗?

  劳凯声:

  也不是不可以,实际上现在在做的这种评价、测量、研究当中,它就会根据不同的评价对象,会设计不同的量表。我想农村的孩子和城市的孩子,因为他们生活的背景不一样,接受的教育也有很大的差异性,我们搞两个不同的版本,根据这样一些不同版本,使得录取的工作做得更客观一点,我想是可以的。

  主持人:

  两个版本,既然是城乡二元,不妨也体现在高校招生的时候,我们也来个二元,面对农村学生有农村学生的办法,面对城市学生有城市学生的办法。

  那您说,当考核到素质的时候,因为有一个考核素质的这么一个标准,这个标准到底应当怎么制定?因为我们知道这很难量化,刚才您说了,很难,但是我们还要考,有什么办法?

  劳凯声:

  我想是这样的,一个个人的素质大致上可以区别为两类:一类素质,我们可以量化,通过一种分数的方式把它表征出来;另外一类是完全不能量化的,这种素质主要是根据评价者,他会给他的一个总的看法,然后会得出一个他对这个学生素质的一个评价,那么我觉得关键的问题就是我们需要了解的是哪一些素质,就是有很多素质它并不是表现出一种好坏和高低的差别,比方说有的人外向一点,有的人内向一点,你不能说外向的就好,内向的就不好,因为他只是两个不同的个性而已。

  我们现在的问题是必须要把我必须要考察的素质挑出来,这些素质我又能够通过一种方式来做比较,把甲和乙放在一起,我们有可能去做比较,如果这两个东西放在一起不可能做比较,那我们就不能用它来做高考的录取标准。

  现在实际上我们很随意,从临沂的做法来看,它没有经过科学的论证,没有经过深入的研究,所以现在提出来的比方说拿一张中学填的表,这个东西一方面是非常主观。

 

[标签:高考 综合素质 录取]

分享:

高考院校库(挑大学·选专业,一步到位!)

高考院校库(挑大学·选专业,一步到位!)

高校分数线

专业分数线

高考关键词

课程放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