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热门城市 | 全国 北京 上海 广东

华北地区 |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东北地区 |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华东地区 |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华中地区 | 河南 湖北 湖南

西南地区 |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西北地区 |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华南地区 | 广东 广西 海南

  • 微 信
    高考

    关注高考帮公众号

    (www_gaokao_com)
    了解更多高考资讯

  • 高考帮APP
    高考

    高考帮APP

    每晚名师在线答疑

    iPhone Android

    高考

    面包校园APP

    大学生必备APP

    iPhone Android

首页 > 艺术生 > 艺术生备考 > “反套路”让艺考背题无用武之地
试题

资讯

试题

“反套路”让艺考背题无用武之地

2017-03-28新浪综合文章作者:陈涛

  随着中央美术学院2017级本科招生考试最后一轮阅卷在京郊某大型运动场馆内结束,一年一度的美术专业艺考正式告一段落。记者在现场发现,以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鲍勃·迪伦的一首歌入题的考卷,与此前引发外界轩然大波不同,场内众考官对它是齐刷刷地叫好。

  如果算上同样出自央美、被称“牛顿力学”的一道创作题——坐在椅子上,把自己连椅子一块搬起来的方法,以及更早些时候中国美术学院以唐代古诗为题,今年的美术艺考似乎尤为青睐“怪题”。

  今年优秀卷往年或为废卷

  中央美院显然是铁了心要将“反套路”进行下去。继前两年相继推出“棒棒糖”“转基因鱼”考题后,今年又一次让那些指望押题制胜的考生输了个底朝天。杀伤力惊人的这道考题是让考生根据鲍勃·迪伦的一首歌《答案在风中飘荡》,给这位诺贝尔文学奖新晋得主设计一款获奖证书。

  有人徒叹奈何:“以前是画什么告诉你,今年是画什么你说了算。至于评分结果,答案在风中飘荡。”也有人点赞:“这才是美院该有的样子。要不每年都考头像,那和咸鱼有什么分别?”相比外界的争议,央美阅卷组的老师要兴奋得多。因为,他们从八千多份考卷里,遇见了此前从来没有见过的一张最特别的答卷。这位考生详细地把他的设计思路全部展现出来了——第一步骤,证书根据不同方案提供了四种材质:荧光PVC材料、非洲黑木、红蓝白条纹软皮和白色软皮;第二步骤,给出了四个设计方案,有热抽象风格、立体主义风格、放弃原插画风格实现黑胶唱片,以及后现代风格。“而且,他还详细标明用什么样的字体比较能表现鲍勃·迪伦的气质,足见这孩子对美术史和设计史的了解和理解。”参与阅卷的设计学院教师费俊赞不绝口的这张试卷,最终还赢得了本场阅卷加分。

  让阅卷组兴奋的并不只是一张答卷,还有这种出题思路。“这种卷子在以往的考试中是不可能出现的,因为你没有给他机会让他全面展现自己的综合能力。”阅卷员张所家解释说,以前考题大多是给一个限定,让学生告诉考官自己会不会应答,今年变成了给学生开放的机会,把他所有的能力都展现出来。他认为,今年试题特别有意思的是,“可能在往年是废卷,今年是优秀卷。”

  美院考生也需要关注热点

  从“棒棒糖”“转基因鱼”,到如今“在风中飘荡”的一首歌,这组试题的主要“推手”都是央美设计学院院长宋协伟。在外界看来,它们都可以被笼统归为不走寻常路的“怪题”,可宋协伟认为,其实三道题有着递进关系。在他看来,两年前给每位考生发一颗棒棒糖,要求他们画出含在嘴里品出的味道,还停留在个人体验层面。到第二年推出“转基因鱼”的时候,就开始转向了社会焦点问题。

  连续两年出题都与热门话题有关,有人担忧十七八岁的中学生知识储量未必能应付。宋协伟认为这根本就不能成为理由:“这种焦点问题不是说我是中学生就可以不去了解,它们其实是站在大众角度的热点。”至于今年以诺奖入题,宋协伟解释道,“但凡有一点点余光还能看到文化、艺术存在的人,都不会不关注诺贝尔奖项,尤其去年的文学奖还颁给了一名歌手。”在他看来,中央美院要的就是具有这种眼界的人,“我们要招那些在正常的中学学习之余还能够阅读和体验社会的那一部分学生。”

  阅卷现场,听闻最多的就是“想象力”,不少脑洞大开的作品尤受考官青睐。不过,引导学生关注热点,有人质疑是否会削弱考核造型能力。宋协伟认为,艺术院校必须紧跟时代变化,招收各种不同风格特性和具备问题意识的学生,“这里存在对基本功如何理解的问题。别的学科还是在对造型自身的科学性进行描述,我们更注重的是叙事关系,就是你是否具有逻辑,有思想性,这也是基本功。”

  “怪题”给考前班致命一击

  面对屡屡为大众吐槽的“怪题”,一位不愿具名的阅卷教师认为,以往太过强调规范导致套路迭出,如今“反套路”,起码让择优录取变得更为可行。“歌词是相当意象的,必须融入自己的理解。这也的确导致相当一部分优秀试卷都是抽象的,但是那个抽象不是说无厘头的,绝对是有情绪的。”

  央美设计学院教授金日龙认为,从三年前“棒棒糖”让众人错愕开始,考生和大众已经在慢慢适应了。他透露,今年考卷里,就有人还在画“转基因鱼”。“很显然是那些考前培训班试图追踪我们的出题思路,我们已经掌握了选拔优秀学子的主动权。”央美设计学院教师姚璐也认为,“反套路”给了考前班致命一击,如今的考题已经让考前班教学生背考题的做法再无用武之地。

  金日龙还提到,以往老家有人托他帮忙给孩子补补基础课,他就直接给安排到考前班。“现在不必有这个阶段了,社会需要动脑子、有创意的人。”不过,他并不认为这一央美模式可以拷贝到国内所有美院,“各家美院定位会有不同。我们希望培养的是引领设计的人,但是技工层面的人才同样紧俏,如果很多创意没有人实现,同样是问题。”

[标签:艺考 艺术生]

分享:

高考院校库(挑大学·选专业,一步到位!)

高考院校库(挑大学·选专业,一步到位!)

高校分数线

专业分数线

高考关键词

课程放送
×